>>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澳门百家乐官网
辅导长一家的“福报”
2019-10-09 09:25:52   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李琴半夜偷偷拿出藏在身上的小铁片,用力割向左手动脉处,并在心里一直默念“法轮大法好”。鲜红的血液从李琴的身体缓慢流出,浸透了枕巾,染红了床单。

  广东肇庆因盛产端砚而出名,有“中国砚都”之美称,乃广府澳门百家乐app的发源地之一。这座城市不但充满着浓浓的人文气息,还有丰富的澳门百家乐在线资源,吸引了很多外来的乡客在这里定居。

  幸福的女校长

  李琴就是这样一位外来乡客。她于1966年出生,28岁就当上小学校长,并连续多年被评为“优秀校长”,是肇庆市教育系统重点培养的领导干部后备人选。在众人眼中,她不仅事业有成,还有一个令人羡慕的家庭:丈夫(钟阳)是理工大学毕业的硕士研究生,在一家国营企业当领导,收入可观;4岁的儿子(钟天昊)在中心幼儿园读中班,聪明伶俐,人见人夸。这位年轻的女校长在众人眼里光芒四射,姣好的面容背后蕴藏着富有知性的女人味,脸上洋溢着不用言说的幸福,令人好生羡慕。

  命运像一只大手推着李琴走到了今天,一路都是掌声和鲜花。假如,她没有跌跌撞撞地走进“法轮功”,生活会不会就这样一直幸福满满呢?然而,生活没有假如。

  邂逅“法轮功”

  1994年8月30日,晨曦徐徐地拉开了帷幕,带着清新降临人间,当一缕晨光射穿薄雾,校园迎来了又一个温馨的清晨。

  秋天的清晨,空气已经开始有一丝丝的清凉,李琴像往常一样很早就来到了学校。她漫步于校园主干道上,秋风吹拂着她的脸和发丝,犹如一缕缕的清泉流入心田,顿时全身惬意。她走进办公室,轻轻地推开窗户,窗外那棵桂花树正开得灿烂,弥漫的花香飘进了房间,溢满了办公室的每一个角落。

  李琴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坐在办公桌前,准备趁着时间还早,先看一会儿书。勤奋好学的她特别喜欢阅读,多年来晨阅的习惯一直不曾改变。她习惯性地打开了办公室的抽屉,发现自己原来还有一份包裹,大概是放暑假前忘记拿了。打开包装一看,哦!原来是大学同学小兰寄来的一本《中国“法轮功”》(修订本)。李琴心想,小兰真够意思,知道她喜欢看书,毕业几年了,还不忘送书给她。看着书名,可能是一本气功类的书籍吧?她好奇地翻开,看着看着,对书中提到修练“法轮功”就可以“上层次”感到半信半疑,真的有如此神奇吗?

  李琴对“修练佛法”这些字眼并不陌生,因为外婆经常诵经念佛,对她早已产生潜移默化的影响,当时小小年纪的她就时常会想:真的有另外的空间吗?人死了会到另一个世界继续生活吗?长大求学后,她依然对这个宇宙充满了无限的好奇,天性善良的她内心深处装着一尊救苦救难的佛祖。

  李琴靠着自己的不懈努力当上了校长,尽管她在众人眼里是佼佼者,但她不满足现实世界里拥有的一切,一直都有一个修练梦,她向往“佛”的极乐世界,没有死亡,没有离别,没有痛苦。由于自己是一名教师,而且身份又是校长,这颗骚动的心一直按捺着,这下突然被《中国“法轮功”》点燃了。她对书中提到的“真善忍是宇宙特性”等等内容很感兴趣,而且这本书是指引人们在常人中修练,意思是不必出家,也不必皈依,在常人中按照“真善忍”做好人就是修练了。这些说法很吻合李琴在精神世界里的需求,这不就是她一直想找的修练之路吗?李琴顿时对这本书爱不释手,一有客捧着它反复阅读。

  自从接触了这本书,李琴好像被打了一针兴奋剂,对这个世界和人生有了不一样的体验。通过几天的诵读,““法轮功””这三个字就像一块巨大的磁铁,将李琴吸得紧紧的。

  练功学法

  李琴当了校长以来,感觉到压力很大,腰椎时常犯疼,想起同事说用倒走的方式锻炼,能缓解腰椎压迫神经的症状。周末,她便来到了公园,发现很多人在练功打坐。

  禁不住好奇,李琴上前问一位老阿姨:“你们练的是什么功啊?”老阿姨神采奕奕地回答:“我们练的是“法轮功”,可以祛病健身,师父的‘法身’可以帮你清理身体,达到无病状态。”

  李琴眼睛一亮,想不到“法轮功”居然真的有这样的好处!还吸引这么多的人在习练!

  抱着试试看的心理,李琴开始了习练“法轮功”的生涯。

  从此,李琴每天起早贪黑,不但在繁忙的工作中挤时间“学法练功”,而且一抽客和一群“同修”去公园练功,以往早晨阅读的习惯改为了练功打坐。她为了争取更多的练功时间,特地为自己制作了一份练功时间表,练功几乎填满了所有的业余时间,通过几个星期的“练功学法”,李琴的腰椎居然不疼了。

  1994年12月,听说李洪志要亲自来广州给弟子“讲法”,李琴顿时欣喜若狂,心想终于可以见到“师父”一面,据说李师父当面做报告是带功能的,能够面授的弟子少之又少。因此,李琴好不容易托熟人弄到入场券,连忙从肇庆飞奔广州。带着兴奋的心情听完8天所谓“带功”报告,李琴简直感觉自己脱胎换骨了,精神焕发,连困扰她多年的妇科病也明显好转。

  初尝甜头的李琴,兴奋得好像飞上了天,原来真的是这么好的功法,不但可以祛病健身,而且是“宇宙大法”,是李师父往“高层次”带人,给人类留下的唯一可以上天的梯子,人能通过修练返回天上去!李琴越想心里越美滋滋的。

  引“狼”入室

  李琴练功一年多之后感觉精神抖擞,浑身是劲,时不时就跟丈夫钟阳宣扬“法轮功”如何好!由于夫妻俩感情一直甚好,钟阳对李琴向来宠爱,每当妻子眉飞色舞地讲述“法轮功”如何神奇,钟阳只是笑而不答,只要妻子高兴,他不会过多干涉。

  然而,一场灾难正在这个原本幸福的小家庭里悄悄酝酿。

  1996年2月,李琴的父亲因患心肌梗死住院,母亲也经常风湿疼痛,李琴想到“法轮功”可以祛病健身,便鼓动父母开始了练功之路。逐渐,家庭的练功队伍日益壮大,就连李琴的妹妹也加入了练功队伍。

  “法轮功”的“魔爪”不仅仅只伸向父母和妹妹,甚至伸向了幼小的钟天昊。

  有一个周末,钟阳去单位加班了,钟天昊还在被窝里睡觉,李琴很想去公园练功,但又不放心把年幼的天昊一个人放在家里,怎么办呢?李琴在房间里踱来踱去地思考。有了,她突然想到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她把钟天昊从睡梦中叫醒:“宝贝,跟妈妈去公园练功吧?妈妈给你买麦当劳的冰淇淋。”钟天昊睁开蒙眬的双眼,歪着脑袋问:“妈妈,什么叫练功啊?”李琴一边把儿子抱起来穿衣服,一边对他说:“反正你跟着妈妈去就有麦当劳吃了。”

  6岁的小天昊经不起麦当劳的诱惑,就跟着妈妈去了公园。此后,李琴经常起早贪黑地参加集体练功,小天昊总是屁颠屁颠地跟在母亲背后,母亲去哪里练功,他就跟到哪里,成了肇庆市年龄最小的名副其实的“小法轮弟子”。

  谁又知晓钟天昊是为了麦当劳的冰淇淋呢?孩子的天真可爱在大人的世界里却变成了可以被利用的工具,小天昊就这样和“法轮功”结缘了。

  有一天晚上,半夜醒来的钟天昊睁着迷迷糊糊的睡眼,突然抓住李琴的手说:“妈妈,我看见你旁边有一个女人,头发长长的。”李琴睁大眼睛什么也没看见,连忙打开屋子里的所有灯光,并没看见有人,顿时吓出了一身冷汗,后来转念一想,师父说练功可以“开天目”,能看到“三界”以外的事物,莫非儿子是传说中的“阴阳眼”?李琴想到这,既害怕又兴奋地搂着儿子说:“宝贝,别怕,你太厉害了,比妈妈的悟性高。”

  小天昊得到妈妈的赞赏,似懂非懂地点点头,难道这个“小法轮弟子”真的开了“天目”吗?恐怕只是一个6岁孩子在半睡半醒之间的一种幻觉,或许他无形中在迎合母亲的期待,却被李琴诠释为“开天目”罢了。

  当上长

  家人的认可和跟随让李琴得到莫大的鼓舞,她在“法轮功”这条修练的路上越来越“精进”。

  由于李琴年轻,聪明好学,在“学法练功”上特别积极,不仅“经文”背得滚瓜烂熟,而且对经文的“诠释”和“参悟”都比别人更加准确、深刻。大家都说李琴“层次高”,因为肇庆市能够亲眼目睹李洪志师父尊容的只有寥寥几个人,而李琴就是其中之一,这是多么让众多“大法弟子”羡慕的殊荣!很多“大法弟子”慕名来拜访她,主动上门与她交流修练的心得体会。

  在李琴的带动下,很多亲朋好友陆续走上了修练“法轮功”之路。每当李琴来到广场,就有一群人围着她,虔诚地向她请教,问东问西,李琴的内心也得到莫大的满足感。

  “李琴,这个‘抱轮’的动作怎么做?我总是做不好。”

  “对,我也做不好,你教教我们吧!”

  …………

  李琴也很热心,乐此不疲地帮助着每一个人,给他们带头示范,释疑解惑。可是,她每每回到家,已经累得筋疲力尽,连话都不想跟丈夫说,儿子的学习也懒得管。这个时候,人间的亲情已经无法吸引她去关注了,她梦想着通过修练到天国世界,按李洪志所说修练就是要过“情”关,要放下“名利情”,不然“圆满”不了。

  从此,每个月的工资基本上被她拿去“做好事”“积功德”,买书、录音机、录音带等送给同修。慢慢地,她的生活圈子逐渐都是功友,昔日的同事很少来往,她天天不忘与功友学法切磋,交流心得,甚至带着他们一起外出到怀集、四会、广宁、封开、云浮、罗定等地义务教功、“弘法”。在她的带动下,肇庆市的“法轮功”“弘法”活动搞得十分活跃。

  李琴的突出表现,得到了肇庆市“法轮功”组织的高度认可,1997年3月,她当上了“法轮功”组织在肇庆市城西辅导的长。

  抛家弃业

  在“法轮功”群体高度认可的虚幻聚光灯下,李琴愈行愈远,完全投入一个虚幻的世界里,去完成一个永远也不可能实现的幻想。

  1998年的中秋节,窗外下着蒙蒙细雨,雨是上天的恩赐,惠世的甘泉,若是徜徉于雨中,任由纯净的雨丝尽情地洒在身上,倒是可以洗涤心灵中的灰尘,让人变得透亮。然而,李琴却无暇顾及这份雨中的浪漫,天还没亮,她就起身穿好衣服,准备出门。

  钟阳无奈又心疼地对妻子说:“吃完早餐再走吧?”

  “顾不上了,得赶紧去练功点交代辅导员一些事。”李琴说完就匆匆忙忙出门了,给丈夫留下一个模糊的背影。

  就连除夕阖家团圆的日子,李琴也是雷打不动地必须去练功点。钟阳实在无奈,对李琴苦笑着说:“你能坐下来陪我嗑一会儿瓜子、聊会儿天吗?”李琴回答:“我才不会像你这样不务正业呢,师父说了,错过了这次修练的机会就再也没有了,我得抓紧时间。”身为妻子的她,就连这点温柔都不愿意给丈夫。

  李琴“弘法练功”不但影响了家庭,也影响了工作。有一次,学校马上就开学了,身为校长的她正组织全校的老师在会议室开会。突然,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响起,李琴接通电话后,才记起当天是肇庆市“法轮功”大聚会的日子,身为长怎么能不到现场呢?李琴稍加思索,低语把会议的内容交代给了副校长,然后撒谎说家里有急事,就急忙赶赴另一个“会场”。

  此刻,在她心里,校长的工作远没有“长”重要了。

  “福报”初降

  如此为“法轮功”付出的李琴,到底得到了怎么样的“福报”呢?

  1998年6月,全家5口人正在一起“学法”时,李琴的父亲突发心绞痛,全身冒大汗,四肢冰冷,钟阳正想送岳父去医院,李琴却拼命阻拦。

  “绝对不能去医院,爸爸是因为‘修得不好’,‘师父’在让他过关,要‘消业’治病就必须要‘过关’。”李琴呵斥着丈夫。

  “连药也不给爸爸服用?”钟阳疑惑地问。

  “不行,吃药会将‘业力’打回去,练功就没效果了!”李琴坚定地说。

  在李琴的坚持下,大家都听她的,不仅因为她是“法轮功”组织里的长,而且家里几个都是“法轮功”练习者,自然明白关于“法轮功”的“消业论”,只有钟阳心里不踏实,但也拗不过李琴。

  一段时间后,李琴的父亲发病频率越来越高,心绞痛的持续时间也越来越长,身体虚弱得连话都讲不出来。万般无奈之下,钟阳只好趁李琴不在家的时候,将岳父火速送到医院。医生告知病情十分严重,必须马上住院治疗,再不治疗,随时可能危及生命。在钟阳的干涉下,李琴的父亲终于从鬼门关被抢救了回来,但李琴却认为父亲这个时候是被“淘汰了”。不仅对这次教训根本没有放在心上,只想着“上层次”“圆满”,还怪钟阳“多管闲事”,令父亲多年的修行付诸东流。

  李琴的母亲原本仅是患有常见的妇科疾病,练功后因听信李洪志“练功能净化身体”“生病是前世欠下的业力”“吃药会把业力压进身体”等歪理邪说,开始拒医拒药,最终导致普通的妇科疾病发展成了宫颈癌,不得不切除整个子宫。

  尽管如此,李琴认为母亲是因为“去不掉执著心”,才得了宫颈癌。发生在父母身上的活生生的例子,依然无法唤醒李琴迷失的灵魂,她仍然坚信“法轮功”能祛病健身,还在做着“天国世界”的梦。

  (“消业”邪说:李洪志说人都有“业力”,生病是“业力”的作用,看病吃药只会把“业力”压回去,只有修炼“法轮功”才能“消业”,他会清理“法轮功”弟子的身体达到无病的状态。不少“法轮功”学员受这套邪说的蒙骗,生病后拒医拒药,落得终身残疾甚至丢失生命。——编者注)

  看着亲人并没有因为练“法轮功”而身体健康,相反,一个个都疾病缠身。李琴有时也纳闷,为什么自己的妇科病练功一段时间就见效了,而亲人却病情日益严重了呢?这个念头只是一闪而过,她马上开始自责了,认为这样想是对“大法”的不敬和对师父的不敬,自己一定要坚定不移地走下去。师父说过“破坏大法的一定是内部弟子”,也许亲人就是师父安排来证实“大法”的威严的,这是“宇宙大法”,不是人人都能得法的,总得要淘汰一部分人。令李琴感到庆幸的是自己的儿子钟天昊一直很听话,学习成绩也好,在修练“法轮功”的问题上也是听她的,李琴感到特别安心。只可惜这几年钟天昊为了学业,几乎把修练“法轮功”的事抛诸脑后,只能等待机缘了。

  护法之路

  1999年7月22日,国家依法取缔了“法轮功”,公安部颁发了六条禁令,还发出对李洪志的通缉令。电视新闻不断重复播放4月25日““法轮功”弟子”两万多人聚集中南海的事件,并把它定性为一起有政治阴谋的围攻事件。李琴在电视新闻看到了这些消息,顿时惊呆了,她怎么也想不通,这么好的功法怎么会被国家取缔呢?明明就是教人“做好人”,按“真善忍”的标准去做的,同修去中南海只是“讲真相”,怎么叫作“围攻”了呢?不行,得去为“法轮功”讨一个公道。

  这时候,李师父发表“经文”说“走出去证实大法的弟子是伟大的”。也许,是为了证明自己的能力和信仰,也许,是顽冥不化地抱着受拯救的幻想,李琴再也按捺不住了。不顾单位领导的劝说,为了维护“法轮功”,到处“讲真相”,进京上访,扬言势必要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李琴完全失去了理智,在“法轮功”的魔幻世界里不能自拔。

  由于李琴上北京闹事,2000年4月被依法劳教两年。在劳教所里,李琴认为自己上京“护法”“讲真相”没有错,时刻在脑子里提醒自己:“不能配合邪恶,不能转化,守住自己的一思一念。”在这种思想的控制下,李琴带头闹事,不参加学习和劳动,并且隔三岔五就绝食抗议。

  直到有一天,李琴在劳教所里亲眼看到有同修为了维护“大法”跳楼自杀,幸好那人只是手臂骨折,这件事情触动了李琴,她突然想到,自己不是修“真善忍”吗?怎么会修到了劳教所?李师父不是说不能自杀吗?怎么会有人跳楼呢?师父不是说有“法身”保护吗?怎么会骨折了呢?她开始反思自己的行为,在帮教人员的帮助下,2001年2月,李琴在劳教所转化了,回归了澳门百家乐网址,单位也给她恢复了工作。

  一切似乎又恢复了以往的平静,然而,曾经踏足邪教泥潭的李琴,真的可以摆脱精神控制了吗?

  变本加厉

  后来的一年时间里,李琴变得比以往温情,时常坐在电视机前和钟阳一边嗑瓜子一边看电视,一家子其乐融融。在钟阳的眼里,这一年的时间是近几年来最幸福和快乐的日子,原本以为这样的日子可以延续下去,却没想到好景不长。

  有一天,李琴去市场买菜,车篮子里被人偷偷放了李洪志的“经文”,每一篇“经文”就像毒品一样吞噬着李琴的神经,蛊惑着李琴那颗想追求“圆满”的心。

  昔日的“同修”不断上门给李琴做工作,渐渐地,李琴开始动摇了:“不行,我不能让‘千年的等待毁于一旦’了。”想起自己之前还转化了,李琴觉得特别愧对师父,为此后悔不已。同时,生怕自己因为转化一次,将来会被“大法”淘汰,她变本加厉,更加精进了,又一次在“法轮功”的泥潭里越陷越深,不断组织练习者出去派发“法轮功”的宣传品,李琴要赶在“末法时期”为“正法”尽力,她又重新在“法轮功”里寻找到虚幻的精神寄托!

  无论丈夫如何苦苦哀求,她依然不改初衷。3年里,钟阳又当爹又当妈,照顾着钟天昊,还有李琴的父母,整个人看上去老了十几岁,而这一切在李琴的眼里都不算什么,她一心只想着修练,上层次,“圆满”。

  2007年,面临企业倒闭,钟阳即将下岗。肇庆市政府考虑到李琴一家的生活困难,安排她到学校的图书室工作,李琴却以不配合“邪恶”为由拒绝了,整天在家里“学法练功”,对家里的一切都不管不顾。

  没过多久,钟阳下岗了,一家的生活没了着落。李琴的姐姐看到这种情况,把自己辛辛苦苦攒下的200多万元投资了一个厂,让李琴和钟阳去打理,希望他们好好经营,可以过上正常的生活。

  2008年金融风暴,厂里生意维持得很艰难。即使这样,钟阳也毫无怨言,不辞辛劳地为厂里的大小事情奔波着。而李琴经常往外跑,哪怕厂里工作再忙,只要“法轮功”需要,她就说走就走,严重影响了工厂的正常生产和管理。钟阳一再劝说,叫李琴为了这个家,别练“法轮功”了,别再出去闹腾了,但李琴置若罔闻,谁的话也听不进去。

  棒打鸳鸯

  2010年7月,钟天昊考上了广州的一所大学,全家都挺高兴的。

  李琴回想起儿子从6岁就跟着她去公园练功,一直很有悟性,从小就“开天目”,但这几年儿子为了完成学业,基本上已经忘了练功这回事,听说还交了一个女朋友,如今他考上大学了,可以让他腾点时间跟自己一起“学法练功”了。

  “妈,你不是答应我考上大学就可以谈恋爱吗?”钟天昊悄悄地问李琴。

  “这个周末你把女朋友带回家给妈妈看看,妈妈邀请陈姨过来,她可以看三生的因缘。”

  “妈,人家现在只是刚开始恋爱,离结婚还早呢,而且我觉得小静的性格不错,我们高中一起同班三年,她对我帮助不少。”钟天昊有点害羞地回答母亲。

  “好,好,这个周末带过来给妈妈瞧瞧!”

  “好嘞,一定!”钟天昊得到李琴的允许特别高兴。

  周末的下午,陈姨早早就被李琴邀请到家里,关乎钟天昊的“大事”,马虎不得。钟天昊向来也很听母亲的话,这对母子因为“法轮功”的缘故,倒是更多了一份亲密。

  下午3点多,钟天昊带着女朋友小静来了,李琴和陈姨的眼睛齐刷刷地盯着小静看。

  “妈,这是小静。”钟天昊特地打破尴尬。

  小静不好意思地低着头,喊了一声:“阿姨好!”

  端详了好一会儿,陈姨把李琴拉到旁边悄声说,她看到小静前世是一只“狐狸精”,是不安分、不守妇道的女人。

  李琴脸色马上一变,不言不语,过了一会儿,她郑重地对钟天昊说:“妈妈不同意你们俩交往!”

  “为什么?”钟天昊十分诧异。

  “不为什么,反正就是不允许你们交往!”

  这时,小静捂着脸哭着跑了出去,钟天昊连忙追出门。

  “你给我住!”李琴大声呵斥。

  钟天昊迟疑地停下了脚步,恳求地问母亲到底是怎么了,不是答应了考上大学就可以谈恋爱吗。李琴沉默了好久,这时候陈姨开口了:“天昊,我们都是为了你好!”

  “陈姨,谢谢你,你先回去吧,我来跟天昊解释。”

  陈姨告辞了,屋子里就剩下李琴和钟天昊,空气好像被凝固了,天昊沉浸在悲伤之中,他无法理解妈妈怎么突然变卦了,坐在那里不言语,似乎等待着母亲的解释。

  李琴平静地说小静的前世是“狐狸精”,是陈姨在“另外空间”看到的,千真万确!李琴坚决要求钟天昊与小静分手,否则就断绝母子关系。

  钟天昊万分痛苦之下,接受了母亲如此荒唐的理由,但他3天不吃不喝,心情极度悲伤。

  李琴趁机诱导儿子说:“如果你想忘却痛苦,就继续和妈一起练功吧。”

  从小就耳濡目染“法轮功”的钟天昊,对“学法练功”并不陌生,只是这些年并未全心投入,加上父亲钟阳的反对,钟天昊一直是半信半疑的态度,如今情感受挫的他心灰意冷,母亲说什么就听从吧,也许母亲真的是为了自己好,世界上没有不爱孩子的妈妈。

  于是,钟天昊跟着李琴开始抄写《转法轮》,想以此平复内心。

  就这样,李琴棒打鸳鸯,钟天昊阴差阳错地又开始和“法轮功”结缘了。

  “福报”再临

  2011年3月,由于厂里效益不好,工人的工资发不出,很多工人都跑了,李琴想到昔日的功友们很多没有工作了,不顾丈夫的反对,把十几名“法轮功”练习者招进工厂上班,白天他们一同手抄“经文”,错一个字就重抄,晚上集体练功。为了“圆满”,李琴坚决放弃最后的“情”,与丈夫钟阳提出分居,索性住在厂里,一有时间就“学法练功”。

  钟天昊也跟随着母亲一起,瞒着父亲偷偷地抄写“经文”。什么“开天目”啦,所谓的放下“名利情”,一下子让他深陷进去,没日没夜地打坐练功,并且重新开了“天目”。钟天昊告诉李琴说“看”到书里所描述的所谓“三界内”的景象,还“看”到自己坐在李洪志的“莲花宝座”旁边,自己在天国世界里原来就是师父的“儿子”。

  李琴为儿子感到无比兴奋,马上把这个令人振奋的消息告诉同修们。钟天昊在功友中时常以李洪志之子自居,利用“开天目”为功友们解答心中疑问。一时间,赞扬、欣赏,甚至是崇拜的目光不断向钟天昊涌来,他就这样不知不觉迷失了自我。

  这一切,钟阳一点都没察觉到:儿子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有一天,钟天昊兴奋地对李琴说:“妈妈,无论宏观或者微观,我比大学教授知道得多,我是李洪志的‘儿子’,将来我圆满到了天国世界,我自然就是‘王子’了,这个大学本科文凭对我来说没有实际意义了。”

  “那你打算怎么办?”李琴显得异常地冷静,似乎这一切早就在她预料之中。

  “我打算退学,就跟校方说是回家帮你们打理生意!”

  李琴沉默了,儿子的决定假如被钟阳知道了,会怎样呢?毕竟这是他们的儿子,钟阳对儿子寄予了很大的希望。可钟天昊的话并非没有道理,倒不如就尊重儿子的选择,这也是他和“大法”的缘分吧。

  第二天,钟天昊马上去学校办了退学手续,手续上的家长意见是李琴签字的。为了更好地修练,虔心练功,这对疯狂的母子都认为书没必要读,大学也没有必要上,只要学好“法轮功”,将来“圆满”了,一切都会有的。

  2011年9月,大学校园早已恢复了昔日的热闹,学生们陆续返校了。

  钟阳从外面跑订单回来厂里,无意中发现钟天昊正在那里抄写“经文”,钟阳气得撕烂了儿子刚抄写的“经文”,愤怒地给了他一巴掌。

  “你怎么不去学校上课?怎么也在这跟着妈妈瞎闹?”钟阳捂着胸口,气得声音都颤抖。

  “你是破坏大法的魔!”钟天昊看到抄写的“经文”被父亲撕烂了,指着父亲大声地喊。

  “你……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你就是魔!我要杀了你,我有利剑,我要除魔。”钟天昊狠狠地瞪着父亲,继续大声地叫嚷,一边骂父亲是魔,一边举起右手对着空气比画着,朝着父亲扑去。

  这个时候,李琴听到了叫嚷的声音,走出来看到父子俩正在相互拉扯,连忙拉开了他们,天昊嘴里还不停地说父亲就是“破坏大法的魔”。

  “疯了,你们全疯了,我问你,昊昊为什么还不上学?”钟阳回过头来问李琴。

  “我现在解释你也不明白,以后再跟你说。”李琴面对丈夫的质问不知道如何回答。

  “我退学了,你不知道而已。”钟天昊一副不屑的表情。

  “你……”钟阳一下子愣住了,两腿不住,瘫倒在沙发上。这个男人为李琴和这个家付出了所有的爱,却眼睁睁地看着妻子和儿子陷入邪教泥潭而无能为力。这个家,一开始从“法轮功”得到的“福报”是李琴的父母疾病缠身,老岳父随时可能送命,而如今这个“福报”又降临儿子身上。钟阳一脸无奈和茫然,昔日的妻子和儿子怎么变成了今天这样人不人鬼不鬼的,整天说着自己听不懂的语言,儿子还当面破口大骂自己是魔。钟阳实在难以接受,但愿这个噩梦可以早日醒来吧。

  走向绝路

  李琴和丈夫钟阳分居一年多了,她每天除了带着厂里的功友练功,别的一概不管,靠钟阳一人来打理工厂实在是应付不来,况且还要面对厂里十几个“法轮功”的功友,整个局面特别混乱,工厂面临倒闭,钟阳也回天乏力了。

  然而,面临如此的困境,也依然阻止不了李琴“修练大法”的步伐,甚至,还更加疯狂。

  2012年4月25日的晚上,李琴在窗台前沉思着自己这么多年在“法轮功”里的坚持和付出,感觉到自己身心乏力,不断地拷问自己为什么还不能“圆满得道”,到底哪里出了问题。她不敢往“至高无上”的师父和所谓的“正法”上找原因,李琴想到肯定是自己修练有漏,有“执著心”,不行,我得抓紧时间去“讲真相”,不能只是抄写“经文”。于是,李琴组织厂里的十几个同修一起印刷了大量的“法轮功”邪教宣传品,准备去为“法轮大法”轰轰烈烈地干一场。

  4月28日,附近的群众感觉李琴这个厂的员工行为鬼祟,向公安机关举报了他们,公安依法对厂里进行搜查,李琴和钟天昊为了躲避民警,想分别从三楼的窗口跳下。

  “昊昊,抱着师父的画像再跳!”李琴赶忙叮嘱儿子。

  钟天昊赶紧跑回去抱着李洪志的画像,母子俩以为抱着李师父的画像就会有“法身”保护了,正当他们准备往下跳的时候,被民警及时拽住了,李琴作为工厂的法人代表,被依法拘留。

  拘留期间,李琴想起以前的同修曾说她“怕死,抱着入门时想与‘宇宙同龄’的执著不放”。于是,她决定要放下生死,向世人来证实“大法”,希望换来早日的“圆满”。

  5月2日的晚上,趁着干警不注意,李琴半夜偷偷拿出藏在身上的小铁片,用力割向左手动脉处,并在心里一直默念“法轮大法好”。鲜红的血液从李琴的身体缓慢流出,浸透了枕巾,染红了床单。心想师父应该能看到她的诚心了吧?师父的“法身”会来点化她吧?

  李琴没等到师父的“法身”出现,就昏迷了过去。当她从昏迷中醒来时,看到的是民警和医生忙碌的身影,原来,她被送到医院抢救了。李琴陷入了沉思,自己如此虔诚,如此付出,怎么不是到天国世界?还依然在人间?而且是躺在医院……

  这就是“法轮功”带给李琴的“福报”。18年的迷失,18年的噩梦,修练“法轮功”让李琴及她的家人都付出了沉痛的代价。

  (文章节选自《36名邪教亲历者实录》)

  《36名邪教亲历者实录》是由广东省委政法委牵头,广东省社科联、省反邪教协会协调省监狱管理局、省戒毒管理局等单位编写的首部以详实丰富案例为主的反邪教警示教育书籍。广东省委领导林少春同志为该书作序。此书是广东省35名反邪教工作人员和志愿者花了一年多的时间和心血,从近万个邪教人员受害案例中筛选了几百个有代表性、有说服力的案例,经过反复集体讨论,又从中挑选了100个案例进行深入走访,在征得当事人同意后,精选并编写了36个案例,加上专家深入点评和近半年时间的编辑整理后最终形成。该书已列入广东省“七五”普法读物,由南方日版出版社出版,目前已发行5万册,免费发放省内各地各部门,供宣传学习之用。

  《36名邪教亲历者实录》封面、封底

【编辑】:樊玲
【责任编辑】:任岚
【宁夏手机报订阅:移动/联通/电信用户分别发送短信nxp到10658000/10655899/10628889】
澳门百家乐在线 澳门百家乐官网 Copyright 2000-2018 NXNEWS.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宁夏银川市兴庆区中山南街47号宁夏日报新闻大厦 邮编:750001 澳门百家乐平台:0951-5029811 传真:0951-5029812  合作洽谈:0951-6031787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号:6412017001 澳门百家乐网址节目许可证:2908244号
澳门百家乐网址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宁)002号 公安网监备案编号:宁公网安备 64010402000050号
工信部ICP备案编号:宁ICP备10000675号 澳门百家乐官网许可证编号:宁B2-20060004
法律顾问:澳门百家乐在线 法律顾问:澳门百家乐在线 鹿璐 电话:13369511100,15109519190